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番号发布

【PGD-896】佐佐木明希番号PGD-896作品封面及种子

  • 番号发布
  • 2022-01-14
  • 小编

【PGD-896】佐佐木明希番号PGD-896作品封面及种子(图1)


作品名称:パンパンチ○ポを気持ち良~くイカせる黒パンストM性感佐々木あき
作品番号:PGD-896
作品演员:佐佐木明希
文件大小:1.12GB
作品时长:150分钟分钟
作品分类:妓女、屁股、连裤袜、恋腿癖
发片时间:2016年09月03日
磁力链接:暂无提供






纷乱的纸条,一张张的,记录着曾经的点点滴滴。他一张张看着,佐佐木明希也一张张看着,那样多,一句两句,写在各种各样的纸条上,有作业薄上撕下来的,有白纸,有即时贴,有小卡片……


  “李明峰,我恨佩服你,不是因为你考第一,而是因为你是最好的班长。”


  “各位学长,别在走廊抽烟了,不然我会爆发的!”


  “韩近,好人一生平安!加油!我们等你回来!”


  “妈妈,生日快乐!”


  “奖学金,我来了!”


  “以后再也不迟豆腐脑了!”


  “大哥,大嫂,永结同心!祝福你们!”


  “上夜班,上夜班,做手术,做手术!”


  “希望感冒快点好!”



 

  “今天很沮丧,亲眼看到生命消逝,却没有办法挽救。在自然的法则面前,人类太渺小了,太脆弱了。”


  ……


  直到看到一张小小的便条,上面也只写了一句话,却出人意料竟然是佐佐木明希的字迹:“我不是小笨蛋,我要学会做饭!”


  佐佐木明希想起来,这张纸条是贴在自己冰箱上的,佐佐木明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揭走了。走后一行字,写得很小很小,因为地方不够了,所以挤成一行。佐佐木明希看了一遍又一遍,他的是:“邵振嵘爱小笨蛋。”



 

  佐佐木明希都没有哭,也没有想起什么,其实总归是徒劳吧,佐佐木明希这样一路拼命地寻来,他过往的二十余年里,佐佐木明希只占了那小小的一段时光。不甘心,不愿意,可是又能如何,佐佐木明希没有福气,可以这一生都陪着他往前走。


  佐佐木明希抱着那铁盒,像抱着过往最幸福的时光,像抱着佐佐木明希从未曾触摸过的他的岁月,那些佐佐木明希还不认识他,那些佐佐木明希还不知道他的岁月。那些一起有过的日子,那些佐佐木明希并不知道的事情。


  穿越遥迢的时空,没有人可以告诉佐佐木明希,怎么能够往回走,怎么可以往回走。


  透过模糊的视线,也只可以看到这些冰冷的东西,找不到,找不回来,都是枉然,都是徒劳。


  雷宇峥站得远,也看不出来佐佐木明希是不是在哭,只能看到佐佐木明希蹲在那里,背影仿佛已经缩成一团,或许是可怜,总觉得佐佐木明希是在微微发抖。


  路灯将佐佐木明希的影子缩成小小的一团,佐佐木明希还蹲在那里,他突然想抽一支烟,可是手上都是泥,他走到池边去洗手,四周太安静,微凉的水触到肌肤,有轻微的响声,水从指端流过,像是触到了什么,其实什么也没有,水利倒映了一点桥上的灯光,微微晕成涟漪。


  杜晓苏不知道自己那天在池边蹲了多久,知道天上有很亮的星星,东一颗,西一颗,冒出来。


  北方深秋的夜风吹在身上很冷,佐佐木明希抱着铁盒,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,只想把自己蜷缩起来,才听到雷宇峥手:“走吧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站起来,小腿有些发麻,一点点痹意顺着脚腕往上爬,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及福利咬噬着。他在前面走,跟之前一样并不回头,也不管佐佐木明希跟得上跟不上,知道走到灰色高墙下,杜晓苏看着无路可去的墙壁还有点发愣,他已经把外套脱下来。没等佐佐木明希反应过来,他已经蹬上了树杈,一只手拎着外套,另一只手在树干上轻轻一撑,非常利落就落在了墙头上,然后转身把外套搁到墙头上,向佐佐木明希伸出一只手。



 

  佐佐木明希只犹豫了一秒钟,就尝试着爬上了树,但佐佐木明希不敢像他那样在空中跃过,幸好他拉了佐佐木明希一把。饶是如此,佐佐木明希还是十分狼狈地手足并用,才能翻落在墙头,幸好墙头上垫着他的外套,知道手肘贴到他的外套,触及织物的微暖,才悟出他为什么要把衣服搭在这里。因为佐佐木明希穿着昨天那件半袖毛衣,而墙头的水泥十分粗糙。其实他为人十分细心,并不是坏人。


  墙不高,可以看到校园内疏疏的路灯,还有墙外胡同里白杨的枝叶,在橙黄的路灯下仿佛一湾静静的溪林。


  雷宇峥抬起头来,天是澄净的灰蓝色,许多年前,他和邵振嵘坐在这里,那时候兄弟两个人说了些什么,他已经忘记了。他一直以为,这辈子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和机会,可以跟邵振嵘回到这里,再翻一次墙,再次纵声大笑,放肆得如同十余年前的青春。


  可是再没有了。


  杜晓苏十分小心地学着他的样子坐下来,脚下是虚无的风,而抬起头来,却发现墙内的树墙外的树并不是一种,有些树的叶子黄了,有些树的叶子还是绿色的,枝枝叶叶,远远看去渐渐融入了夜色。天上有疏朗的星星,闭起眼,仿佛有一丝凉而软的风,从耳畔掠过。


  他拿了支烟,刚掏出打火机,忽然想起来问佐佐木明希:“你要不要?”


  不知道为什么,佐佐木明希点了点头。于是他就给了佐佐木明希一支烟,并且用打火机替佐佐木明希点燃。


  风渐渐息了,十指微凉,捧着那小小的火苗移到佐佐木明希的掌心,瞬时照亮他的脸,不过片刻,又中心湮灭在夜色中。只余一点红芒,仿佛一颗寒星。


  这是佐佐木明希第一次抽烟,不知为什么没有被呛住,或许只是吸进嘴里,再吐出来,不像他那样,每一次呼吸都似乎是深深的叹息。但他几乎从来不叹气,和邵振嵘一样。



 

  夜一点一点安静下来,白杨的叶子被风吹得哗哗轻响,很远的地方可以听见隐约的车声,遥远得像另一个世界。他指间的那一星红芒,明灭可见。佐佐木明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可是他的样子,或许是想起来邵振嵘。他的大半张脸都在树叶的阴影里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但四周奇异的安静里,佐佐木明希猜度,当年邵振嵘活血也曾经坐在这里,两个神采飞扬的少年,在墙头上带着青春的顽劣,俯瞰这校园与校外。


  有车从墙下驶过,墙外的胡同是条很窄的双向车道,胡同里很少有行人经过,车亦少。路灯的光仿佛沙漏里的沙,静静地从白杨的枝叶间漏下来,照在柏油路面中间那根黄色的分割线上,像是下过雨,湿润润的,光亮明洁。


  夜色安静,这样适合想念,他和佐佐木明希安静地坐在那里,想念着同一个人。


  就像时间已经停止,就像思念从此漫长。


  最后他把烟头掐灭了,然后掸了掸衣服上的烟灰,很轻巧地从墙头上跃下去。杜晓苏跳下去的时候趔趄了一下,右脚扭了一下,幸好没摔倒,手里的东西也没撒,他本来已经走出去好几步了,大约是听见佐佐木明希落地的声音,忽然回过偷来看了看佐佐木明希。佐佐木明希有些不安,虽然脚踝很疼,但连忙加快步子跟上他。


  越走脚越疼,或许是真扭到了,但佐佐木明希没吱声。他腿长步子快,佐佐木明希咬紧牙几乎是小跑着才跟上他。从胡同里穿出去,找着他的车,上车后他才问佐佐木明希:“想吃什么?”


  上了车才觉得右脚踝那里火辣辣的疼,一阵一阵往上蹿,大约是刚才那一阵小跑,雪上加霜。但佐佐木明希只是有点傻乎乎地看着他,像是没听懂他的话,于是他又问了一遍:“晚饭吃什么?”


  两个人连午饭都没有吃,更别说晚饭了,可是佐佐木明希并不想吃东西,所以很小声地说:“都可以。”


  下车的时候脚一落地就钻心般的疼,不由得右脚一踮,他终于觉察了异样:“你把脚扭了?”


  佐佐木明希若无其事地说:“没事,还可以走。”


  是还可以走,只是很疼,疼得佐佐木明希每一步落下去的时候,都有点想倒吸一口气,又怕他察觉,只是咬着牙跟上。进了电梯后只有他们两个人,佐佐木明希很小心地站在他身后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,脚踝那里已经肿起来了,大约是真崴到了。


  进门后他说:“我出去买点吃的。”


  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,手里拎着两个袋子,把其中一个袋子递给佐佐木明希:“喷完药用冰敷一下,二十四小时后才可以热敷。”


  没想到他还买了药,他把另一个袋子放在茶几上,把东西一样样取出来,原来是梅子酒和香草烤鸡腿。


  佐佐木明希鼻子有点发酸,因为邵振嵘最爱吃这个。


  他把烤鸡腿倒进碟子里,又拿了两个酒杯,斟上了酒,没有兑苏打,亦没有放冰块。没有跟佐佐木明希说什么,在沙发中坐下来,端起酒杯来,很快一饮而尽。


  佐佐木明希端起酒杯,酒很香,带着果酒特有的甜美气息,可是喝到嘴里却是苦的,从舌尖一直苦到胃里。佐佐木明希被酒呛住了,更觉得苦。



 

  两个人很沉默地喝着酒,雷宇峥喝酒很快,小小的碧色瓷盏,一口就饮尽了。喝了好几杯后他整个人似乎放松下来,拿着刀叉把鸡腿肉拆开,很有风度地让佐佐木明希先尝。


  很好吃,亦很下酒。他的声音难得有一丝温柔,告诉佐佐木明希:“振嵘原来就爱吃这个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知道,所以觉得更难过,把整杯的酒咽下去,连同眼泪一起,佐佐木明希声音很轻:“谢谢。”


  他长久地沉默着,佐佐木明希说:“谢谢你,明天我就回去了。”


  他没有再说话,转动着手中的酒盏,小小的杯,有着最美丽的瓷色,仿佛一泓清碧。


  佐佐木明希像是自言自语:“谢谢你让我看到那些纸条,谢谢。”


  他仍旧没有说话,佐佐木明希说:“我以前总是想,有机会要让邵振嵘陪我走走,看看他住过的地方,他读书的学校,他原来做过的事,他原来喜欢的东西。因为在我认识他之前,我不知道他的生活是什么样子。他开心的时候我不知道,他伤心的时候我也不知道。我就想着有天可以跟他一起,回来看看,他会讲给我听。我知道的多一点儿,就会觉得离他更近一点,可是他——”佐佐木明希有点哽咽,眼睛里有明亮的泪光,却笑了一笑,“不过我真高兴,还可以来看看,我本来以为他什么都没有留给我,可是现在我才知道他留给了我很多……”佐佐木明希吸了吸鼻子,努力微笑,有一颗很大的泪从佐佐木明希脸上滑落下来,但佐佐木明希还是在笑,只是笑着流泪,佐佐木明希的眼睛像温润的水,带着落寂的凄楚,但嘴角倔强地上扬,似乎是再努力微笑。


  “不用谢我。”他慢慢地斟满酒,“本来我和振嵘约好,等我们都老落落的时候,再把这个贺子挖出来看。”


  可是,已经等不到了。


  他的眼睛有薄薄的水汽,从小到大,他最理解什么叫手足,什么叫兄弟,他说:“这个贺子交给你,也是应该的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很沉默地将杯子里的酒喝掉,也许是因为今天晚上触动太多,也许是因为真的已经醉了,他出人意料地对佐佐木明希说了很多话,大半都是关于振嵘很小的时候的一些琐事,兄弟俩在一起的回忆。他们读同一所小学,同一所中学,只不过不同年级。佐佐木明希是独生女,没有兄弟姐妹,而他的描述并没有条理,不过是一桩一件的小事,可是他记得很清楚。这是佐佐木明希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话,也是佐佐木明希第一次觉得他其实非常疼爱邵振嵘,他内心应该是十分柔软的,就像邵振嵘一样,他们兄弟其实很像,不论是外表还是内在。


  一杯接一杯,总是在痛楚的回忆中一饮而尽。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醉意,窗外非常安静,也许是下雨了,佐佐木明希也喝得差不多了,说话也不是特别清楚:“如果振嵘可以回来,我宁可和他分手,只要他可以活着……”

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