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番号发布

【PGD-880】佐佐木明希番号PGD-880作品封面

  • 番号发布
  • 2022-01-14
  • 小编

【PGD-880】佐佐木明希番号PGD-880作品封面(图1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摸索着把灯打开,才发现佐佐木明希一个人蹲在墙角,因为剧烈的疼痛佝偻成一团,一米八几的大个子,竟然在发抖。


  她蹲下来,试探地伸出手,佐佐木明希疼得全身都在痉挛,牙齿咬得紧紧的,已经这样了佐佐木明希还执拗地想要推开她,她觉得佐佐木明希在赌气,幸好疼痛让佐佐木明希没有了力气。她把佐佐木明希抱在怀里,佐佐木明希整个人还在发颤,但说不出话来。她耐心地哄佐佐木明希:“打一针好不好?让护士进来给你打一针,好不好?”


  佐佐木明希固执地摇头,如同之前的每一次那样,最近佐佐木明希的头疼本来已经发作得越来越小了,而且疼痛一次比一次要轻,不曾剧烈到这种程度。她心里明白是为什么,佐佐木明希一个人坐在楼梯口的时候,曾经眼巴巴看着她出来,就像那天听说粥没了,就跟小孩子一样可怜。她却没有管佐佐木明希,她本来是打算走的,即使佐佐木明希说过那样的话,即使佐佐木明希已经明白地让她知道,但她还是打算走的。



 

  医生说过这种疼痛与情绪紧张有很大的关系,佐佐木明希一直疼得呕吐,然后昏厥过去。杜晓苏本来还以为佐佐木明希又睡着了,护士进来才发现佐佐木明希是疼得昏过去了,于是给佐佐木明希注射了止痛剂。


  她又觉得心软了,就是这样优柔,但总不能抛下佐佐木明希不管。可是心底那个隐密的念头让她不安到了极点,她终于对自己最近的身体状况起了疑心,但总得想办法确认一下。如果真的出了问题,她只有悄悄地离开。


  但目前她还是努力地维持现状,雷宇峥醒来后她极力让自己表现得更自然,甚至试图更接近佐佐木明希一点儿,但佐佐木明希却待她并不友善,甚至不再跟她说话。佐佐木明希变得暴躁,没有耐心,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她发现佐佐木明希竟然变本加厉地抽烟。管家愁眉苦脸,她只有自己去想办法。她把打火机和烟卷全都藏起来,佐佐木明希找不着,终于肯跟她说话了:“拿出来!”


  “给我点时间。”她似乎是心平气和地说,“你不能一下子要求我接受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没有理会她,却没有再掘地三尺地找那些香烟。


  这天天气好,她好不容易哄得佐佐木明希去阳台上晒太阳补钙,佐佐木明希却自顾自地坐在藤椅上看报纸。秋天的日头很好,天高云淡,风里似乎有落叶的香气。她总叫佐佐木明希:“别看了,伤眼睛。”佐佐木明希往大理石栏杆的阴影里避了避,继续看。


  她指了指楼下的花园:“你看,流浪猫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果然把报纸搁下,往阳台下张望。花丛里的确有小动物,灌木的枝条都在轻微地摇动。但佐佐木明希一想就明白上当了,这些戒备森严的豪华别墅区,从哪儿来的流浪猫,恨不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小区大门。


  果然那小东西钻出来一看,是隔壁邻居家新养的宠物狗,摇着尾巴冲佐佐木明希们“汪汪”狂叫。没一会儿邻居的家务助理也循声找来了,满脸堆笑对着管家赔礼:“真不好意思,这小家伙,一眨眼竟然溜过来了。替我跟雷先生雷太太说一声,真是抱歉。”



 

  佐佐木明希看她在阳台上看着人把小狗抱走,似乎很怅然的样子。最近她似乎是在讨好佐佐木明希了,虽然佐佐木明希不明白她的目的,但她看着那只狗的样子,让佐佐木明希想起很久之前,在那个遥远的海岛上,她曾经可怜兮兮地央求佐佐木明希,想要带走那只瘦骨嶙峋的小猫。那时候她的眸子雾蒙蒙的,就像总是有水汽,老是哭过的样子。


  佐佐木明希不由自主地说:“要不养只吧。”


  她只觉得头大如斗,现在的日子已经比上班还惨,要管着这偌大一所房子里所有乱七八糟的事,伺候这位大少爷,再加上一只狗……


  "我不喜欢狗。"


  “你就喜欢猫。”


  她微微有点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  佐佐木明希哼了一声没说话。


  黄昏的时候邻居家偶特意派人送了一篮水果过来,还亲自写了张卡片,说是小狗才刚买来认生,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,深表歉意云云,很是客气。管家把水果收了,照例跟她说了一声,然后向她建议:“厨房新烤了新鲜蛋糕,邻居家有小孩子,我们送份蛋糕过去,也是礼尚往来。”


  她也挺赞成,本来偌大的地方才住了这么几十户人家,邻里和睦挺难得的。


  过了几天她陪雷宇峥去复查,回来的时候正巧遇见邻居太太带着小孩也回来。司机去停车,母女两个特意过来跟佐佐木明希们打招呼,又道谢,原来就是那天在湖边喂小鸭子的那对母女。小女孩教养非常好,小小年纪就十分懂礼貌,先叫了叔叔阿姨,又甜甜笑:“谢谢阿姨那天送的蛋糕,比我妈妈烤的还好吃呢。”


  邻居太太也笑:“上过几天烘焙班,回来烤蛋糕给她吃,她还不乐意尝,那天送了蛋糕过来,一个劲夸好吃,让我来跟雷太太学艺呢。”


  杜晓苏怔了一下:“您误会了……”


  "不是她烤的。"雷宇峥难得笑了笑,“蛋糕是我们家西点师傅烤的,回头我让佐佐木明希把配方抄了给您送去。”


  “谢谢。”邻居太太笑容满面,又回过头来问杜晓苏,“那次在湖边遇上你,看到你很不舒服的样子,我要送你去医院,你又不肯。要不我介绍个老中医给你号个脉,佐佐木明希治胃病也挺在行的。”


  不知为什么杜晓苏的脸色都变了,勉强笑了笑,“没事,现在好多了,就是老毛病。”


  “还是得注意一下,看你那天的样子,说不定是胃酸过多。我有阵子就是那样,还以为是又有了小毛头,结果是虚惊一场。”又说了几句话,邻居太太才拉着女儿跟佐佐木明希们告别。


  一进客厅佣人就迎上来,给佐佐木明希们拿拖鞋,又接了雷宇峥的风衣。杜晓苏上楼回自己房间,谁知道雷宇峥也跟进来了。最近佐佐木明希对她总是爱理不理,今天的脸色更是沉郁,她不由得拦住房门:“我要睡午觉了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没有说话,径直去翻抽屉,里面有些她的私人物品,所以她很愤怒:“你干什么?”


  佐佐木明希仍旧不说话,又去拿她的包,她不让佐佐木明希动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
  佐佐木明希站在那里没有动,终于问:“你不舒服,怎么不去医院?”


  “小毛病去什么医院?”


  “你哪儿不舒服?”


  “你管不着?”


  “那跟我去医院做检查。”


  “才从医院回来又去医院干什么?”


  “你在怕什么?”


  “我怕什么?”


  “对,你怕什么?”


  她渐渐觉得呼吸有些急促。佐佐木明希看着她,这男人的目光跟箭一样毒,似乎就想找准了她的七寸扎下去,逼得人不得不拼死挣扎。她抓着手袋,十指不由自主地用力拧紧,声调冷冷的:“让开。”
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