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番号发布

佐佐木明希作品番号BBAN-080封面

  • 番号发布
  • 2022-01-14
  • 小编

佐佐木明希作品番号BBAN-080封面(图1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佐佐木明希满脸怒色,推开他的手就往外走。他手臂一紧就抱住佐佐木明希,不顾佐佐木明希的挣扎,狠狠地吻住佐佐木明希。佐佐木明希的背心抵在墙上,触着冰冷的壁纸,佐佐木明希觉得自己像是一块毡,被他揉弄挤压,几乎透不过气来。他的力道中似乎带着某种痛楚:“告诉我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紧闭着双唇,双手抗拒地抵在他胸口上,不管佐佐木明希怎么挣,都挣不开他如影相随的唇。他狠狠地吮吸,宛如在痛恨什么:“告诉我!”他的呼吸夹杂着淡淡的药香,是他早上吃的熊胆粥,又苦又甘的一种奇异香气。佐佐木明希觉得熟悉的晨呕又涌上来,胃里犯酸,喉咙发紧。他强迫似的攥住佐佐木明希的腰,逼得佐佐木明希不得不对视他的眼睛,那样像振嵘的眼睛……


  佐佐木明希推开他扑到洗手间去,终于吐出来,一直呕一直呕,像是要把胃液都呕出来。等佐佐木明希精疲力尽地吐完,他递给佐佐木明希一杯温水,还有毛巾。佐佐木明希一挥手把杯子把毛巾全打翻了,几乎是歇斯底里:“是!我就是怀孕了怎么样?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强暴了我,难道还要强迫我替你生孩子?你把我逼成了这样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
  两个人都狠狠地瞪着对方,他忍住把佐佐木明希撕成碎片的冲动,一字一顿:“杜晓苏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我告诉你,你别想。”他忍不住咆哮,“你不要痴心妄想!”


  他狠狠摔上门,把管家叫来:“找人看着杜小姐,有什么闪失,我唯你是问。”


  他搭了最快的一班航班回家去。北方的秋意明显比南方更甚,雷宇峥连风衣都忘了穿,扣上西服的扣子,走下舷梯的时候,意外地发现不远处的停机坪上,停着辆熟悉的汽车。


  司机老远看见他,就下来替他打开了车门。见着雷宇涛的时候,他还是很平静,“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
  “我来送客人,没想到接到你。”雷宇涛笑了笑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
  “回来看看爸妈。”



 

  “你运气不好,老爷子去河南了,咱妈也不在家。”


  雷宇峥没有做声,雷宇涛拍了拍他的肩:“走,我给你接风,吃点好的。看你这样子,瘦得都快跟振嵘原来一样了。”


  兄弟三个里面,振嵘是最瘦的一个。提到他,兄弟两人都陷入了沉默,不再交谈。


  雷宇涛挑的地方很安静,并不是所谓的私房菜罐子,而是原来食堂掌勺的谭爷爷的家里。老谭师傅去世十几年了,难得他儿子学了他七八成的手艺,但并不以此为业,更难得下厨。就是偶尔有旧友提前打了招呼,才炖上那么几锅,也不收钱,因为通常来吃的都是有几代交情的故人。谭家是清静的四合院,月洞门后种了两株洋槐,如今叶子都掉光了。从朝南的大玻璃窗子看出去,小院安静得寂无人声,偶尔一只麻雀飞落,在方砖地上一本正经地踱着方步,似乎在数着落叶。一阵风来,麻雀细白的羽毛被吹得翘了起来,于是扑了扑翅膀,又飞走了。


  小谭师傅亲自来上菜。说是小谭师傅,也是因这老谭师傅这么叫下来,其实小谭师傅今年也过五十岁了。他笑眯眯地一一给他们揭开碗盖,全是炖品,尤其一坛佛跳墙做得地道,闻着香就令人垂涎欲滴。



 

  "前几天我馋了,特意打电话来让小谭师傅炖的,说是今天过来吃。”雷宇涛亲自替雷宇峥舀了一勺佛跳墙,“便宜了你。”


  小谭师傅替他们带好门,就去前院忙活了。屋子里非常安静,四壁粉刷得雪白,已经看不出是原来的磨砖墙。家具什么的也没大改,老荸荠紫的八仙漆桌,椅子倒是后来配的,原来的条凳方凳,都被孩子们打打杀杀半拆半毁,全弄坏了。这是他们小时候常来的地方,来找谭爷爷玩,谭爷爷疼他们几个孩子,给他们做烂肉面,还喂了一只小白兔,专门送给他们玩。


  佛跳墙很香,雷宇涛看了他一眼:“你怎么不吃?”


  “我想结婚。”


  雷宇涛的表情非常平静,语气也非常平静,夹了块苏造肉吃了,问:“你想跟谁结婚?”


  他捏着冰冷的银筷头,碗里是雷宇涛给他舀的佛跳墙,香气诱人,如同这世上最大的诱惑,他没有办法克制自己,只能苦苦挣扎。就像一只蚁,被骤然滴下的松香裹住,拼命挣扎,明知道是挣不开,可是也要拼命挣扎。千年万年之后,凝成的琥珀里,人们仍旧可以观察到栩栩如生的命运最后的那份无力。但又能怎么样呢?谁不是命运的蝼蚁?


  雷宇涛又问了一遍:“你要跟谁结婚?”


  他却不再做声。


  雷宇涛把筷子往桌上一拍,冷笑:“不敢说?我替你说了吧,杜晓苏是不是?”他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又再次不可抑制,“你是不是疯了啊你?你上次回来的时候,我大清早打电话到你那里,是那个女人接的电话,我就知道出了事。我起先还指望你是一时糊涂,那股鬼迷心窍的新鲜劲儿过去就好了,结果你竟然异想天开!你想活活气死咱爸咱妈?佐佐木明希是振嵘的未婚妻,就算振嵘不在了你也不能娶佐佐木明希!”


  “是我先遇见佐佐木明希的。”


  “雷宇峥,你不是三岁小孩,你自己心里明白,你娶谁都可以,杜晓苏是绝对不可能。你不要脸我们雷家还要脸!”雷宇涛气到极处,“亲戚全见过佐佐木明希,全都知道佐佐木明希是振嵘的未婚妻。你想想咱爸,他今年做了两次心脏搭桥,医生说过什么你一清二楚!你就算要死也给我忍着!我连你出事的消息都瞒得滴水不漏,你倒好,你打算亲自气死他是不是?”


  “振嵘已经不在了,为什么我不能娶佐佐木明希?”


  雷宇涛狠狠一巴掌就甩过来: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

  雷宇峥没有躲,嘴角裂开来,他也不动。就和小时候挨父亲的打一样,不声不吭,也不求饶,就是看着他。


  雷宇涛反而慢慢镇定下来:“你要真疯了我也不拦你,可是有一条,你也是明白的,我有一千一万个法子让你彻底清醒。你要是不信,尽管试。”


  早知道是绝境,其实也不过是垂死挣扎,又有什么用处?雷宇峥心灰意冷。能有多痛呢?总不过是撕裂掉胸腔里那一部分,从此之后,仍旧活着。失掉的不过是一颗心,又能有多痛?


  “你别动佐佐木明希。”


  雷宇涛笑了笑,安慰似的重新将筷子塞回他手里:“我知道你是一时脑子糊涂了,好好休息一阵子,把伤养好。别让爸妈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省得他们担心。”又给他舀了一勺肉,“趁热吃,我知道你还有事得赶回去安排。”


  还是雷宇涛把他送到的机场,看着他上飞机。偌大的停机坪上只有他一个人孤伶伶地站在车前,雷宇峥想起很久以前——其实也没有多久,他抱着振嵘回来,大哥也是这样孤伶伶站在那里等他,那时候笼罩在全家人心头的,是绝望一般的伤心。



 

  那是父母最疼爱的小儿子,他们已经承受了一次丧子之痛,余下的岁月里,他和大哥都竭力避免父母再想起来,再想起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。


  他们希冀用时光去医治伤痛,希望父母能够淡忘。如果他固执地将杜晓苏带回家去,那么重要的不是流言蜚语,重要的是,父母的余生里,都会因为佐佐木明希而时时刻刻想起振嵘。


  他是真的疯了,才会痴心妄想,所以雷宇涛专门等在那里,等着把他挡回去,等着把他一巴掌打醒,让他不再做梦。


  下了飞机后,司机来接他,他打了个电话问管家:“上飞机前你说杜小姐睡了,现在起来了吗?”


  “起来了。”管家说,“刚才说要去医院拿药,司机送佐佐木明希去了。”


  他心一沉,勃然大怒:“我不是让你看着佐佐木明希?”


  管家吓得战战兢兢:“我专门让司机陪佐佐木明希去,佐佐木明希说佐佐木明希不舒服……”


  "哪家医院?"


  听到地址后他就把电话摔了,告诉司机:“把车给我,你自己先回去。”


  杜晓苏觉得自己在发抖,医院虽然是私人的,看上去也挺正规,交了钱就去三楼手术室。电梯里就佐佐木明希一个人,佐佐木明希紧紧捏着手里的包,四壁的镜子映着佐佐木明希苍白的手指,短短十几秒钟,却像是半辈子那么久。终于到了三楼,佐佐木明希出了电梯,忽然听到楼梯那里的门“嘭”的一响,本能地回头看了一眼,却看到最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

  他脸色阴霾,朝佐佐木明希一步步走近,胸膛还在微微起伏,似乎是因为一路楼梯太急。佐佐木明希无恸无怨,只是看着他。


  他什么话也没说,就是抓住佐佐木明希的胳膊,将佐佐木明希往外拖。


  “你干什么?”重新见到这个人,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不愿意再看他,不愿意再见到和振嵘如此肖似的脸孔,不愿意再想起与他有关的那些事情。只要牵涉到他,佐佐木明希就是一错再错,错得令佐佐木明希自己都深深地厌憎自己。已经有护士好奇地探头张望,他捏得佐佐木明希很痛,可是佐佐木明希就是挣不开。


  “信不信?”他脸色平静,声音更是:“你要是不跟我走,我有法子把这里拆了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不寒而栗,佐佐木明希绝对相信,他是地狱九重中最恶的魔,不惮犯下滔天大罪,只为他一念之间。佐佐木明希绝望地扑打着他,抓破了他的脸,他毫不闪避,只是把佐佐木明希弄下楼去。他的车就停在医院大门前,他把佐佐木明希塞进去,然后绑好安全带。


  所有的车门都被他锁上了,车子在马路上飞驰。其实佐佐木明希一点也不想死,佐佐木明希一直想好好活着,但他总有办法逼迫佐佐木明希,让佐佐木明希觉得绝望。佐佐木明希去抢方向盘,他毫不留情,回手就扇了佐佐木明希一巴掌,打得佐佐木明希倒在车窗边,半晌捂着脸缓不过来,他慢慢地一字一字:“杜晓苏,你别逼急了我,逼急了我会杀人的。”


  他连眼睛都是红的,不知道他是如何赶到这里来的,佐佐木明希知道他不是在恐吓,他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丧心病狂的魔鬼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他开车的样子像是不要命,一路遇上的却全是绿灯。佐佐木明希知道再也逃不掉了,一直到最后车停在别墅前,他才下车,拖着佐佐木明希往屋子里去。


  佐佐木明希又踢又咬,冲他又打又踹,可是他索性将佐佐木明希整个人抱起来,进了屋子一直上楼,到主卧室里将佐佐木明希狠狠扔到床上。就像扔一袋米,或者什么别的东西,粗鲁而毫无怜惜。佐佐木明希喘息地伏在那里看着他,他也喘息地看着佐佐木明希,两个人的胸膛都在剧烈起伏。他伸出手,卡住佐佐木明希的脖子,就像那天一样,咬牙切齿:“你要死就死得远远的,不要让我知道!”


  他的手背上全是暴起的青筋,佐佐木明希一动不动,就像是想任由他这样掐死自己,可是他终究没有再使力,整个手臂反而垂下去,只是定定地看着佐佐木明希。
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