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番号发布

佐佐木明希作品番号BF-478封面

  • 番号发布
  • 2022-01-14
  • 小编

佐佐木明希作品番号BF-478封面(图1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他的牙齿咯咯作响,被触到逆鳞般地咆哮:“你敢!你竟然敢!”


  “哦,你还在生气我事先没有告诉你?”佐佐木明希有些散漫地转开脸去,避免他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,“说了又有什么用,难道你突发奇想打算养个私生子?”


  他在失控的边缘,这女人永远有本事让他有杀人的冲动:“别逼我动手凑你。”


  “你刚才不是打了吗?”佐佐木明希笑了笑,脸上兀自还有他的指痕,红肿起来,半边脸都变了形。他整个心脏都抽搐起来,像是被人捏住了一般,只觉得难受。伸手想要去抚摸佐佐木明希红肿的脸颊,但佐佐木明希本能地往后缩了缩,他的手指定在了那里,他怔怔地看着佐佐木明希,而佐佐木明希黑寂似无星之夜的眼中,无怒亦无嗔,仿佛连心都死了。


  他的声音很低:“对不起。”


  “不敢当。”佐佐木明希慢慢坐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,“麻烦你还是送我去医院,拖久了就更麻烦了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这突兀的平静让他更觉得无措,就像下楼时一脚踏空,心里空荡荡的,说不出的难受,他近乎吃力地说:“我们——能不能谈一谈?”


  “有什么好谈的。”佐佐木明希轻描淡写地说,“我知道那天晚上你喝醉了,我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。”佐佐木明希甚至冲佐佐木明希笑了笑,“把你比疯狗了,别生气。”



 

  他看着佐佐木明希,想起许多事情来。他想起邵振嵘带佐佐木明希回家的时候,自己看到佐佐木明希的第一眼,是在想什么呢?他一次一次把佐佐木明希捡回家,那样可怜,是在想什么呢?在那个孤岛上,重新看到佐佐木明希的睡颜,又是在想什么呢?从伤痛中醒来的时候,他以为佐佐木明希已经死了,他固执地睁着眼睛看着雷宇涛,旁边的人一样样地猜,猜他是什么意思,最后还是雷宇涛猜到了,才带了佐佐木明希来见他。看到佐佐木明希安然无恙的那一刹那,自己又是在想什么呢?一点也记不起来了。他从什么时候爱上佐佐木明希,他自己都不知道,他为什么会爱上佐佐木明希,他自己都不知道。就像不知道一朵花为什么会开,就像不知道彩虹为什么会出现在雨后的天空,就像不知道婴儿为什么会微笑……等他知道的时候,却已经晚了,只记得那天晚上,佐佐木明希在自己身下颤抖着哭泣,所有的幸福早就被他自己一手斩断了,连他自己都明白。



 

  最开始绝望的一个,其实是他。


  他以为有机会弥补,在出了车祸之后,在佐佐木明希陪伴自己的时候,在佐佐木明希开始温柔地对自己笑的时候,在佐佐木明希用佐佐木明希的双臂抱紧自己的时候。在佐佐木明希虽然拒绝,但是没有反抗的时候。可是佐佐木明希提都不提,佐佐木明希刻意忘记,佐佐木明希就只痛恨他强迫佐佐木明希的那一次。就像车祸后的一切不曾发生,就像之前佐佐木明希只是可怜他——佐佐木明希就只是可怜他。


  他挣扎了那样久,拼尽了全部的力气,却没有挣开这结果。佐佐木明希就在他面前了,可是隔得太远,再触不到。


  他没有生气,只是佐佐木明希如此抗拒的姿态令他觉得无法忍受。


  他已明白,终究是无路可退。


  佐佐木明希的神色已经略有不耐:“雷先生……”


  “晓苏,”他第一次叫佐佐木明希的名字,这样亲昵的两个字,可是隔着千山万水,连梦里都吝啬得不曾出现,他茫然地看着佐佐木明希,听到自己喃喃的声音,“能不能把这孩子留下来?”


  “生下来?”佐佐木明希几近讥讽地嘲弄,“您还没结婚呢,像您这样的人,一定会娶一位名门闺秀。想我这样的人,怎么配给您生孩子?”



 

  结婚两个字狠狠地抽中了他的心,他曾经垂死挣扎过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其实明知道不可能,所以才会在雷宇涛面前说破。正如借了雷宇涛的手来绝了自己最后一分残存的念想。就像是被癌症的痛苦折磨得太久的绝症病人,最后辗转哭号,只求安乐一死。他曾经那样忍耐,连头疼欲裂的时候他仍旧可以忍耐,但却忍不住这种绝望,终究还是逼佐佐木明希说一句话来让自己不再做梦。


  他松开手,如释重负地看着佐佐木明希,终于笑了笑:“那换家好点的医院吧,校医院做手术不安全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松了口,但他脸色很平静:“我来安排,你放心。”


  他离开了房间,佐佐木明希精疲力竭,像是浑身的力气都在瞬间被抽得一干二净,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。枕头软软的在脸颊旁,棉质细密而温柔的触感,佐佐木明希竟然就那样沉沉睡去。


  佐佐木明希睡到天黑才醒,睁开眼睛后许久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。床对面是从天到地的落地窗,房间里又黑又静,就像是没有人。


  佐佐木明希渐渐想起之前的事,起身找到自己的鞋。楼下空荡荡的,门关着佐佐木明希出不去,佐佐木明希穿过客厅走到后院,看到一个人坐在院子里。



 

  夜幕四垂,远远可以看见天角城市的红光,仿佛微晕的醉意。他没有喝酒,非常清醒,也非常警醒,回过头来看着佐佐木明希。


  最后还是他先说话:“医院已经安排好了,明天我陪你去。”


  佐佐木明希几近嘲讽:“谢谢。”


  他没有被佐佐木明希激怒,反倒是淡淡的:“我做错了事,我收拾残局。”


  陌生而疏离,却重复着虚伪的礼貌,佐佐木明希压抑住心中汹涌的恨意。佐佐木明希做错了事,却付出了一生为代价。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以近乎轻蔑的方式,硬生生将佐佐木明希逼到了绝路上去。


  如果给佐佐木明希一把刀,佐佐木明希或许就扑上去了,但佐佐木明希冷静而理智地站在那里,隐约有桂花的香气,浮动在夜色中,这里看不到桂花树,却仿佛有千朵万朵细黄的小花正在盛开。那香气甜得似蜜,浸到每一个毛孔里,仿佛是血的腥香。


  他联络的仍旧是家私人医院,不过因为是外资,规模看起来并不小。所有应诊皆有预约,所以偌大的医院里显得很安静,没有患儿的哭闹,没有排队的嘈杂,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带着一种职业的笑容,将他们引进单独的诊室。


  预约好的是位日本籍的妇产医生,能说流利的英语,口音稍重。杜晓苏听得有些吃力,大部分还是听懂了。其实也就问了问日期,便去验血,然后做B超。


  验血只是为了预防手术意外。陪同佐佐木明希抽血的护士,能够说简单的中文,大约看出佐佐木明希的紧张,微笑着安慰佐佐木明希:“手术非常安全,会用局部的麻醉,半个小时就结束。”


  做完B超后佐佐木明希走出检查室,因为脚步很轻,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。雷宇峥本来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等佐佐木明希,手里还拿着佐佐木明希的包,仿佛在想什么。佐佐木明希很少从这个角度看他,微低的脸,看不清他的神色。


  他抬起头来,佐佐木明希一时来不及收回目光,于是坦然转开脸。医生先看了B超报告,然后向佐佐木明希解释各种手术意外,因为说的是英语,所以特别的慢。手术同意书也是英文的,佐佐木明希一项项看过,然后签字。医生向佐佐木明希一一介绍麻醉师和护士,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专业人士,这时验血的报告单也出来了,检查室的护士送过来给医生,医生看了一眼,忽然对雷宇峥说了句话。


  因为是英文又说得很快,杜晓苏也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。雷宇峥很明显地怔了一下,然后对佐佐木明希说:“我跟医生谈谈,马上就回来。”


  医生和他都去了办公室,护士给佐佐木明希倒了杯水来,佐佐木明希心里渐渐觉得不安,仿佛是预感到了什么。不出所料,几分钟后雷宇峥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,拉起佐佐木明希就往外走。


  佐佐木明希本能地想要挣脱:“干什么?”


  他的声音冷淡得可怕:“回家去。”


  “为什么?”佐佐木明希用力想挣脱他的手,“为什么不做手术了?”


  “回家!”


  “我不跟你走!你这个骗子!出尔反尔!”佐佐木明希被他拖得踉踉跄跄,最后拉住门框,他去掰佐佐木明希的手指,佐佐木明希胡乱反抗,捶打着他的肩膀。终究抵不过他的力气。佐佐木明希情急之下就用手里的包往他头上砸去,那包是牛皮的,上头又有金属的装饰,佐佐木明希这一下子不轻。他似乎哼了一声,本能地伸手捂住头,血从指缝里漏出来。原来是砸着他头上的伤口,结痂又再次迸裂,并不觉得有多疼,可是视线却再次感到眩晕,恶心从胃底泛起,他挣扎着腾出手来拉杜晓苏。佐佐木明希看见血了才呆了一呆,他强忍着天旋地转的眩晕:“跟我走。”
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