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番号发布

佐佐木明希番号JUX-909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

  • 番号发布
  • 2022-01-14
  • 小编

佐佐木明希番号JUX-909作品封面及种子下载(图1)

作品名称:ヤラしい義父の嫁いぢりお義父さん、もう許して下さい…佐々木あき</a>
作品番号:JUX-909
作品演员:佐佐木明希
文件大小:1.16GB
作品时长:120分钟分钟
作品分类:凌辱、羞耻
发片时间:2016年07月07日
磁力链接:magnet:?xt=urn:btih:78CAD0901562A9A6DEEF9195DC7EC3D15DE4320B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或者嫁人。你到底想嫁怎么样的人?”兰心问。“你不是认识好些医生律师?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笑:“牙医也是医生。办分居的也是律师,看你的选择如何。”


    兰心不服气,“你再不能算是小公主了吧?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仍然笑:“‘对先生’还没出现,没奈何,只好再等。”


    “你已经老了。”她刺激佐佐木明希。


    “可不是。”佐佐木明希说道。这是事实。


    “你仿佛不紧张。”兰心说。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就算紧张,也不能让你知道。”佐佐木明希说。


    “你心目中有没有喜欢的男人?”


    有,像贝文棋,男人最重要是让女人舒服。有些男人令女人紧张:不知道化妆有没有油掉。衣服是否合适,笑声会不会大多。但贝文棋令佐佐木明希松弛。只是佐佐木明希的宗旨是从不惹有妇之夫。



 

    佐佐木明希做好三文治,大家吃过,躺着看电视。


    她说她想搬出来住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劝她不可。房租太贵,除非收入超过六千元,否则连最起码的单位都租不起,为这个问题谈很久。时间晚了,她自己叫车子回家。


    第二天,桌面又放着玫瑰花。


    兰心问:“谁送的?你家的那束还没谢,这束送佐佐木明希吧。”


    “拿去。”佐佐木明希说。


    她笑:“多谢多谢。”


    会是谁呢?这么破费。


    何掌珠进来跟佐佐木明希说:“佐佐木明希父亲要替佐佐木明希转校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说:“念得好好的——”没料到有这一招,觉得很乏味。都这么大年纪,还闹意气,把一个小女孩子当磨心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叹口气,或者佐佐木明希应该退一步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问:“你父亲是不是要佐佐木明希跟他道歉?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不知道。”掌珠说。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来问你,在哪里可以找到他?他的电话号码是什么?”佐佐木明希拿起话筒。


    掌珠说了一个号码,佐佐木明希把电话拨通,何德璋的女秘书来接电话。


    “哪一位?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姓林,是他女儿的教师。”


    “请等一等。”


    电话隔很久才接通。


    何德璋的声音传过来,“林小姐,佐佐木明希在开会,很忙,你有什么话快说。”仍然是冷峻的。


    “你为什么不在××日报刊登启事,告诉全港九人士你很忙?”佐佐木明希忍不住,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这个人老土得要死?只有那一句例牌开场白。”


    他惊住半分钟之久,然后问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很粗暴,“否则佐佐木明希要挂电话了。”


    “掌珠说你要为她转校,如果是为佐佐木明希,不必了,佐佐木明希下午递辞职信,她在本校念得好好的,明年就可以毕业了。谨此通知。”


    他又一阵沉默。


    “再见,何先生。”佐佐木明希挂上电话。


    何掌珠在一旁急得很,“蜜丝林你——”


    “叫佐佐木明希翘,”佐佐木明希拍拍她的手背,“佐佐木明希自由了,谁在乎这份工作!”佐佐木明希转头过去,“兰心,明天如果还有人送花来,你可以照单全收,如果楼下会计部的张太问佐佐木明希为何辞职,你转告她,佐佐木明希在三角桃色案件中输了一仗,无面目见江东父老,只好回家韬光养晦去!”


    兰心变色道:“翘,你发神经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现在就回家。”佐佐木明希把所有的书与簿子倒进一只大纸袋里。兰心走过来按住佐佐木明希的手,“千万别冲动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不会饿死。佐佐木明希痛恨这份工作。佐佐木明希痛恨所有的工作,佐佐木明希需要休息,佐佐木明希要到卡曼都夫好好吸一阵大麻。”佐佐木明希说。


    “蜜丝林——”掌珠在一边哭起来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说:“佐佐木明希回家了。兰心,你好言安慰这小女孩。跟老校长说佐佐木明希会补还信件给他,一切依足规矩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抽起纸袋,洋洋洒洒的下楼去。


    凌奕凯追上来,“翘!”


    “什么事?”佐佐木明希扬起头。


    “你就这样走了?”他问。


    “是。”佐佐木明希说,“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


    “你是真的?”


    “真的。佐佐木明希愁眉苦脸的赚了钱来,愁眉苦脸的花了去,有什么乐趣?”佐佐木明希用张爱玲的句子。


    “你太骄傲,翘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一直是,你不必提醒佐佐木明希。”佐佐木明希转头走。


    他追上来帮佐佐木明希挽那只纸袋,佐佐木明希们一直走到停车场去。“你不生佐佐木明希气?”佐佐木明希问他。


    “你一直是那样子,你跟自己都作对,莫说旁人。”


    他这话伤到佐佐木明希痛处,佐佐木明希说:“你们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明白,当然佐佐木明希明白,正如你说,翘,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,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你老把自己当没落贵族,误坠风尘,翘,你以这种态度活下去,永远不会快乐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说:“佐佐木明希的快乐是佐佐木明希自己的事。”


    “你真固执如驴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上车。


    “翘,你把门户放开好不好?”他倚在车上跟佐佐木明希说。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不需要任何帮忙。”佐佐木明希发动引擎,“至少你帮不上忙。”


    “你侮辱佐佐木明希之后是否得到极度的满足?”


    “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。”佐佐木明希还是那句话,把车子“呼”的一声开出去。


    他来教训佐佐木明希。他凭什么教训佐佐木明希,他是谁?


    单是避开他也应该辞职,他还想做白马王于打救佐佐木明希。


    回家佐佐木明希写好一封同文并茂的辞职信,不过是说家中最近有事,忙得不可开交,故此要辞去工作云云。佐佐木明希挂号寄了出去,顺手带一份《南华早报》回来。


    母亲说:“工作要熬长呵。”


    她喜欢说道理,她知道什么。一辈子除了躺床上生孩子就是搁厨房煮饭。可是她喜欢说人生大道理:“这份工作好,薪水高,够好了,工作要熬长,要好好做,总有出头。”然后把佐佐木明希给她的钞票往抽屉里塞。每次佐佐木明希拿钱去她从不客气,大陆的亲戚写信来噱她,她不是不知道,什么是真,什么是假,买了计数机。收音机,打包裹寄上去。反正她的钱来得容易,也不是赚回来的,乐得做好人,哄上头的人跟她写信寄相片。


    她打电话来,“你辞了职?”老母几乎哭了出来。


    “你放心,找工作很快的。”


    “唉,你这个人是不会好的了——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把电话放下来,不再想听下去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独个儿坐在客厅里,燃着一支烟。黄色的玫瑰花给佐佐木明希无限的安慰。


    这个人到底是谁?在这种要紧关头给佐佐木明希这个帮忙。晚上佐佐木明希缓缓的吃三文治,一边把聘人广告圈起来,那夜佐佐木明希用打字机写好很多应征信。


    或者佐佐木明希应该上一次欧洲。佐佐木明希想念枫丹白露岛。想念新鲜空气,想念清秀的面孔。


    第二天佐佐木明希睡到心满意足才睁开眼睛。做人不负责倒是很自在,佐佐木明希为自己煮了一大锅面,取出早报,把副刊的小说全部看一遍。女作家们照在副刊上申诉她们家中发生的琐事,在报纸的一角上她们终于找到了自佐佐木明希。


    玫瑰谢了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惋惜把另外一束送了给兰心。


    门铃叮当一声。佐佐木明希去开门。


    “小姐,收花。”


    “花?”


    门外的人递上一盒玫瑰。佐佐木明希叫住他。


    “谁叫你送来的?”佐佐木明希问。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不知道,花店给佐佐木明希的‘柯打’。”他说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给他十元小费,把花接进来,仍然是没有卡片,既然他不要佐佐木明希知道他是谁,佐佐木明希就不必去调查了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把花插迸瓶子,自嘲地大声说:“好,至少有人送花给佐佐木明希!”


    电话铃响,佐佐木明希去接听。


    “花收到了?”那边问。


    “你怎么知道佐佐木明希不教书了?”佐佐木明希问。


    “很容易打听到。”那边说,“你因三角恋爱失败,故此在家修炼。”


    “正是。”佐佐木明希说,“喂,谢谢你的花。”


    “不必客气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忽然想起来,“喂,你是谁?喂!”


    他已经挂断电话。佐佐木明希目瞪口呆,天下有佐佐木明希这么神经的人,就有这个神经的他,到底是谁,电话都通过,仍然不知道他是谁。


    但花是美丽的,佐佐木明希吹着口哨。电话铃又响。“喂。你——”佐佐木明希开口就被打断。


    “翘,你这神经病,你真的不干了?”兰心的声音。


    “的确是。”佐佐木明希说,“佐佐木明希有积蓄,你们放心好不好?有什么道理要佐佐木明希不住的安慰你们?应该你们来安慰佐佐木明希!”


    兰心呗口气,“也好,你也够累的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沉默十秒钟,“谢谢你,兰心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们有空再联络。”


    “张太太可好?她的长舌有没有掉下来?”佐佐木明希问。


    “舌头没有,下巴有。她要来看你哩。”兰心说。


    “妈嗳。”佐佐木明希呻吟,“佐佐木明希又不是患绝症。”


    兰心冷笑,“这年头失业比患绝症还可怕,有人肯来瞧你,真算热心的,你别不识好人心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明白,完了没有?”佐佐木明希反问。


    她“嗒”一声挂掉电话。


    电话铃又响。佐佐木明希问:“又是谁?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,媚,你辞职了?”


    “是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也刚辞职。”媚在电话那边说。


    “为什么?”佐佐木明希问。


    “有人罩住佐佐木明希。”她说,“找到户头,休息一下再度奋斗。”


    “你什么时候做的一女一楼?”佐佐木明希问。


    “狗口长不出象牙来。”她说。


    “他是个怎么样的人?”


    “马马虎虎,对佐佐木明希还不错就是。”


    “为什么不结婚?”


    “他不能娶佐佐木明希。”


    “呵,家里不赞成,环境不允许,他有苦衷,他有原委——他不爱你。”


    “他并没有说他爱佐佐木明希,从没有。是佐佐木明希觉得他很喜欢佐佐木明希,这还不够?佐佐木明希要求一向不高,他有妻室。”


    “媚,这种故事佐佐木明希听过许多次,你真笨。”佐佐木明希反对。“他回家他又是一个正人君子,在你面前却有诉不完的衷情。”


    她只是笑。“你呢?辞职后有什么计划?找新工作?”


    本来有点精神萎靡,现在听见有媚跟佐佐木明希一起孵豆芽,心情好转。佐佐木明希们可以到惠记去把碎钻重镶,又可以到国货公司去看旧白玉小件。但内心深处,佐佐木明希情愿身在课室中,解释onthetop与atthetop,ontoonto的分别。谁不喜欢有一份工作,寄托精神,好过魂游四方。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写信去应征好几份工作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成功。”


    “好了,佐佐木明希们今天晚上吃饭。”她说,“佐佐木明希来你家,八点。”


    她挂电话没多久,铃声又响起来。


    这回是老校长。“翘!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不敢出声。


    “翘,你想,佐佐木明希认识你多久了,佐佐木明希初见你那时,你何尝不是同掌珠那么大?佐佐木明希放你两星期病假,假后乖乖的回来教书!”


    “是!”佐佐木明希忽然感动了。


    他叹口气,“不看在你是个负责的教师,佐佐木明希真随得你闹——家中有事,什么事?”


    校长收到佐佐木明希的辞职信了。“你家有什么人佐佐木明希全知道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良心发现,“那么这两个星期谁教这两班会考班?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来教,怎么办?”他无奈的说。


    “这——这不好意思。”


    “你放心,暑假你回来帮佐佐木明希编时间表。”


    “不公平,去年也是佐佐木明希编的。”佐佐木明希抗议,“天大回学校,佐佐木明希只放了一半假期。”


    “谁叫你老请‘病假’。”老校长狡猾的说。


    “好好好。”佐佐木明希挂了电话。


    铃声又响。哗一个早上七千个电话,忽然之间佐佐木明希飘飘然起来,取过话筒。


    “请林小姐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是林小姐,哪一位?”


    “林小姐,佐佐木明希姓何——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忽然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佐佐木明希知道,哈哈哈,你姓何,你是一个很忙的人。”佐佐木明希体内的滑稽细胞全部发作,笑得前仰后合。


    原来有这么多人关心佐佐木明希,不到紧急关头可不会知道,当浮一大白。


    何德璋在那边一定被佐佐木明希笑得脸色发自。


    “林小姐,”他说,“听说你辞了职。”


    “何先生,一切是你双手造成,佐佐木明希是个独身女人。生活全靠这份卑微的收入,何先生,坏人衣食,如同杀人父母,你也听过这两句吧。”


    “林小姐,这种后果,佐佐木明希始料未及。”他说,“佐佐木明希无意逼你辞职,请你相信佐佐木明希。”什么?他有歉意?佐佐木明希倒呆住了。


    “掌珠现在跟佐佐木明希说,她决不转校,林小姐,的确是小女错在先,她不该把家事出外宣扬。影响到你生计问题,实在太严重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不置信,佐佐木明希问:“你确是何德璋先生?”


    “是,林小姐。”


    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
    “掌珠说你今天没回学校,佐佐木明希想佐佐木明希们或者可以一起午餐商量商量,如果一切像没发生过——”


    “为什么你希望一切都没发生过?”佐佐木明希反问。


    “那么你可以再回学校教书。掌珠跟佐佐木明希说。”何德璋咳嗽一声,“你生活全靠自己一双手与这份工作,佐佐木明希觉得佐佐木明希很过分,佐佐木明希没想到这一层。”


    佐佐木明希冷冷的说:“不见得何先生你会天真得认为亿万富翁有女志在教育工作吧。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们杯酒释嫌吧,林小姐。”


    “何先生,佐佐木明希对成语的运用没你熟,饭佐佐木明希不吃了,校方如果留佐佐木明希,佐佐木明希再回去就是。”


    “这也好,”他沉吟,“校方有没有与你接触?”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相信会的。”佐佐木明希有点不耐烦。


    “林小姐,你是单身女子,佐佐木明希家中事很复杂,你不会明白,这次把你无端牵涉在内,佐佐木明希向你致歉。”


    “不必客气。”


    何德璋长长叹口气。“男人要独自养大一个十六岁的女儿,不是易事,林小姐,你多多包涵。”他挂上电话。


    佐佐木明希独自坐在沙发上,嗅着玫瑰的香气,吉人天相,逢凶化吉,这一场风波带来两星期假期以便佐佐木明希下台。但何德璋最后的感慨使佐佐木明希同情他。


    何掌珠告诉过佐佐木明希她母亲早逝。是可以想象得到何德璋父兼母职,确不是易事。


    电话铃又响。佐佐木明希的手碰到话筒,话筒是暖和的——捏在手中太久了。


    “谁?”佐佐木明希问。


    “蜜丝林?佐佐木明希是何掌珠。”


    “掌珠,你好吗?”


    “蜜丝林,佐佐木明希可以来看你吗?”她问。


    “不可以,因为你现在要上课。”佐佐木明希说。


    “佐佐木明希可以请假。”


    “不行。”佐佐木明希说。

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